略论梁漱溟心学思想的主要特征——兼论早期现代新儒家的心学情结

首页 ?? ?论文 ?? ?略论梁漱溟心学思想的主要特征——兼论早期现代新儒家的心学情结

柴文华 于 跃

?

?

特征有两种意义:一是他人所无,我所独有;二是他人也有,我更突出。对梁漱溟心学特征的探讨兼具上述两种意义。

梁漱溟是现代新儒家的开山,一生致力于心学的研究和建构,他以生命本体论为起点,建立了一个心学体系,表现出祖述陆王又超越陆王、哲学人学的指向、人类中心主义的视野等特征。

值得进一步思考的问题是,服膺宋明道学是现代新儒学的显要特征,但为什么绝大多数早期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如梁漱溟、熊十力、贺麟乃至后来的牟宗三、唐君毅、徐复观等都在传扬陆王心学,而只有冯友兰等极少数哲学家才接着程朱理学讲?他们心学情结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总体而言,其原因主要有外缘和内缘两大方面:外缘即时代情境,伴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而产生的塑造现代性的需求;内缘即心学自身,内含于陆王心学深层的个性自由意识的伸展。外缘与内缘相互结合,使得中国的心学传统在近现代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探讨这一问题,对于进一步思考现代新儒家的特征,深入把握陆王心学的内在价值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

一、梁漱溟的心学体系

中国现代哲学有一个显要特征,即在以消解形上学为主旨的西方实证主义思潮蓬勃发展的背景下,绝大多数哲学家如熊十力、冯友兰、金岳霖、贺麟等却热衷于建构形上学, (参见柴文华,2010 年) 梁漱溟亦是如此,他以生命本体论为起点,建立了系统的心学体系,强调了创造性的重要和人在宇宙中的优越地位。

1.起点

梁漱溟的心学是以生命本体论为起点的。他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朝话》《人心与人生》等着述中,吸取了陆王心学、泰州学派、唯识学、柏格森生命哲学等思想资源,设置了一个超验和先验的生命本体。他说:“尽宇宙是一生活,只是生活,初无宇宙。由生活相续,故而宇宙似乎恒在。其实宇宙是多的相续,不是一的宛在,宇宙实成于生活之上,托乎生活而存者也。” (《梁漱溟全集》第 1卷,第 376 页) 这段话表达了这样几层意思:一是生活充满宇宙,二是生活先于宇宙,三是宇宙是生活的相续,生成并依托于生活。梁漱溟在这里使用的是“生活”这一概念,实际上和“生命”这一概念差别不大,正如梁漱溟在《朝话》中所说:“生命与生活,在我说实际上是纯然一回事……生命与生活只是字样不同,只不过是为了说话方便,一个表体,一个表用。” (《梁漱溟全集》第 2 卷,第 92 页)梁漱溟设立的本体是宇宙大生命,类似于唯识学的“阿赖耶识”、柏格森的“生命冲动”。宇宙大生命首先是指生命的一体性,即生物虽多种多样,千差万别,但实出一源,彼此贯通,“说宇宙大生命者,是说生命通乎宇宙万有而为一体也。”(《梁漱溟全集》第 3 卷,第 571 页) 其次,宇宙大生命是一种无休无止、翻新向上、不可遏止的创造性趋势,“宇宙大生命是富有创造性的,是创造不已的,是不断的向上翻新的。” (《梁漱溟全集》第 5 卷,第 889 页) “生命本性可以说就是莫知其所以然的无止境的向上奋进,不断翻新。” (《梁漱溟全集》第 3 卷,第 544 页) 再次,宇宙大生命的活动工具是眼、耳、鼻、舌、身、意,它问不已答不已,就使得一事一事涌现不已,从而构成了“事的相续”。另外,宇宙大生命贯穿于生物和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并且“还将发展去,继续奋进,继续翻新。” (同上书,第544 页) 在梁漱溟看来,人类生命是宇宙大生命的唯一代表,二者可以说是一体的,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人类生命的核心是“心”。这就从宇宙大生命这个本体中逻辑地伸展出“心”,也可以说,梁漱溟的心学思想是以宇宙大生命这个本体为基础的。

2.结构

梁漱溟运用现代哲学概念,从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上建构了一个逻辑化的心学思想体系。如上所说,梁漱溟心学思想的逻辑起点是生活(生命),亦即宇宙大生命,接下来依次推出了人类生命——人心(智慧)——理智——理性等。在梁漱溟看来,人类生命与宇宙大生命是一体的,只有人类生命才能体现宇宙大生命的本质,反过来也可以说,人类生命的特质是宇宙大生命给定的。“唯一能代表此生命本性者,今唯人类耳。” (《梁漱溟全集》第 3 卷,第 569 页) 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只有人类生命能够代表生命本性?梁漱溟由此追寻到人心。“人心正是宇宙生命本原的最大透露”。 (同上书,第 634 页) “人心”与“心”名称不同,但意涵相同,因为二者相互依赖,“说人,必于心见之;说心,必于人见之。……人之所以为人,独在此心。” (同上书,第 527 页) 梁漱溟所说的“人心”“心”是可以与“智慧”互换的概念。人类之所以能禀赋并代表生命的本性,就在于人有智慧,而其他生命没有。智慧就是会用心思,会用心思的就能创造。也可以说智慧是一种聪明才智,它使得人无所不能。那么,“人心”有哪些特点呢?梁漱溟在《人心与人生》一书中,直接吸收了毛泽东哲学中的一些观点,认为毛泽东所讲的“自觉的能动性”就是指主动性,同时包含有灵活性和计划性,这三性恰恰是人心的重要特征。“主动性、灵活性、计划性虽然是人心的重要特征,但不是最根本的特征。人心的最根本特征是自觉,人之为人在于心,而心之为心在于自觉。非人类的生物也有主动性、灵活性、计划性,但是本能的、自发的、无意识的,人心的主动性、灵活性、计划性则是以自觉为基础的,所以,自觉是心之为心、人之为人的根本特征,也是人类能够征服自然的内在依据。” (参见柴文华,2001年) 在梁漱溟的话语体系中,“人心”又可以分解为“理智”和“理性”两个方面。“知的一面曰理智,情的一面曰理性。” (《梁漱溟全集》第 3 卷,第 125 页) “理智”就是知识理性或科学理性,“理性”就是道德理性或价值理性。在二者的地位上,理性为体,理智为用,承继了他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中重直觉(仁、良知良能)轻理智(计较)的传统,体现出一种道德优先论的倾向。

3.重点

梁漱溟心学思想的重点是强调创造性的意义,彰显了人类在宇宙中的优越地位。如上所述,梁漱溟认为宇宙大生命是一种无限的创造性趋势,而“只有人类尚能代表宇宙大生命创造不已的精神,所以人类也最富于创造性,不断的向上翻新。” (《梁漱溟全集》第 5 卷,第 889 页) 又说:“人类是富有创造性的。因为只有人类能代表宇宙大生命创造不已的精神,所以人类就成了宇宙的中心,作了宇宙大自然的主宰。” (同上书,第 886 页)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非人类的生命都陷入到以个体生存和种族繁衍为中心的本能生活中,按照现代生物人类学的概念即是被

特定化了,特定化的生命就失去了生命的创造本性。人类生命在某些方面尤其是在生理本能方面如嗅觉、听觉、触觉等远远不如其他生命,但未特定化的人类生命却能超越本能的限制而奋进不已,从而使生命本性得到继续发扬,这样,人类生命就成了生命本性的唯一代表。梁漱溟还特别强调了创造在人生中的意义,他说:人生假如有目的的话,“那就是创造,无尽的创造”。 (《梁漱溟全集》第 3 卷,第 420 页) “人生的意义在哪里?人生的意义在创造。” (《梁漱溟全集》第 6 卷,第 400页)

?

二、梁漱溟的心学特征

梁漱溟心学思想有自己明显的特征,主要是祖述陆王又超越陆王、哲学人学的指向、人类中心主义的视野等。

1.祖述陆王又超越陆王

祖述陆王又超越陆王是早期现代新儒家的一般特征,而梁漱溟在这方面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冯友兰曾说:“熊十力对于阳明极为推崇。” (冯友兰:《中国现代哲学史》,第 232 页) 贺麟也说过:“熊十力对陆、王本心之学做了多方面的发挥和提升。” (《贺麟选集》,第 336 页) 贺麟学生时代就选修过“王阳明哲学”,他“新心学”的哲学体系虽然借鉴了现代心理学以及西方近现代哲学的理念和方法,但陆王心学作为其立足之基毋庸置疑。谈到梁漱溟,贺麟在《五十年来的中国哲学》中多有褒扬。冯友兰明确指出:“梁漱溟的哲学思想是陆王派所本有的,但梁漱溟是‘接着’陆王讲的,不是‘照着’陆王讲的。” (冯友兰:《中国现代哲学史》,第 84页) 梁漱溟在祖述陆王又超越陆王方面的独特之处在于,他不仅吸取和改造了唯识学的某些理论,而且吸收和发挥了柏格森生命哲学的一些思想。梁漱溟概括了柏格森生命哲学的主要观点:“宇宙的本体不是固定的静体,是‘生命’、是‘绵延’……要认识本体非感觉理智所能办,必方生活的直觉才行,直觉时即生活时,浑融为一个”。 (《梁漱溟全集》第 1 卷,第 406 页) 梁漱溟虽然对柏格森的方法有所质疑,但对他的学说总体上是推崇的:“他这话是从来没人说过的,迈越古人,独辟蹊径,叫人很难批评”。 (同上) 梁漱溟的心学思想有不少柏格森生命哲学的印记,但他并没有止步于此,而是运用柏格森生命哲学的某些理念重新建构了孔子的仁学、孟子的良知良能说以及儒家的孝悌、礼义等价值理念,从而使他成为少有争议的现代新儒家的开山。

祖述陆王又超越陆王主要的就是以西学转化心学,因此梁漱溟的心学是一种“新心学”。学界有人把梁漱溟的学说称作“新孔学”,这从儒学发展史的角度而言无可厚非,因为梁漱溟由佛归儒之后,一直对孔子非常推崇,即使在外力高压下,也没有放弃“匹夫不可夺志”的学术操守。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中,梁漱溟吸取唯识学和柏格森生命哲学的资源,结合自己的生存感受,对孔学进行了新的铸造,可以说是在现代场景下对孔学进行了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但从哲学的维度看,把梁漱溟的学说称作“新心学”更为恰当,“新心学”本于陆王心学但又超越了陆王心学,是在现代化的背景下对陆王心学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提到“新心学”,我们想到更多的是贺麟,因为贺麟结合西方心理学和近现代哲学的理念,对心学进行了逻辑解析,并且以心为主线,建构了一个物统一于心、行统一于知、经济统一于道德、文化统一于精神的心学系统。梁漱溟与之不同的主要是思想资源,如唯识学、柏格森哲学等,而贺麟主要是德国古典哲学以及基督教哲学等。可以这样说,尽管他们用来攻玉的他山之石不一样,但都是对陆王心学的现代转化,均可称之为“新心学”。但无论“老心学”还是“新心学”,其本质都在于强调宇宙即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这在唯物主义者看来是荒谬的,但仔细体会他们的用意,其所说的宇宙不可能是物理学或天文学意义上的宇宙,而是主体化或价值化意义上的宇宙,其理论目的是要确立人之为人的本体,挺立人的主体性。

2.哲学人学指向

梁漱溟的心学具有明显的哲学人学指向。人学是个泛化的概念或领域,总体上可以分为科学人学和哲学人学:科学人学是对人的某些方面的实证化研究,如体质人类学、考古人类学等;而哲学人学与西方的哲学人类学相通,是对人的本质的理论把握,也可以说是对人的总体把握。黑格尔认为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学缺乏思辨性,其学说只是道德教训而非哲学,这实际上忽视了儒家对道德形上学和人之所以为人的追问和探索。儒学是一种人文主义,但同时也是一种哲学人学。梁漱溟的新心学继承和发扬了儒家的哲学人学理念,建构了一个以创造为起点,以理性为归宿的综合性的哲学人学系统,内含有创造人类学、理性人类学、道德人类学等哲学人学的多重元素,尤其是对自觉性的强调抓住了人的本质所在。人实际上就是一种具有自觉性并能够不断使之内化和外化的生物,内化和外化的结果就是逐步接近自身和环境的真善美合一的理想状态。人曾经以其自觉性把人与自然、个体与群体分裂开来,也一定能以其自觉性把人与自然、个体与群体统一起来。

3.人类中心主义视野

在梁漱溟看来,人有心,故能创造,能创造的人类优于其它生物。这是儒家一贯的观点,像“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为万物之灵”等就是这种观点的典型表述。这种观点并不新鲜,也有偏颇,但在现代场景下依然需要进一步的思索。工业革命以来,人对环境的破坏有目共睹。随着生态学、生态哲学的发展,人类中心主义似乎成了过街老鼠,自然中心主义甚嚣尘上,这在理论上也走向了另一种极端。我们认为,人类中心主义不会也不可能过时,人永远是目的这一点无需争辩。过去我们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征服自然甚至破坏自然是为了人,今天我们保护自然、净化环境、维护生态平衡也是为了人,如果离开了人这个中心和目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因此,梁漱溟对人类优越地位的认肯仍有价值。当然我们应该清醒的看到,人在宇宙中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这更需要我们提高人的自信,为不断提升自身在宇宙中的地位而不懈努力。

?

三、早期现代新儒家心学情结的缘由

从梁漱溟开始,早期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多传扬了陆王心学,以熊十力、贺麟为突出代表,并深刻影响到后来现代新儒学的发展,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中国现代性塑造的要求和陆王心学内含的现代性元素。

1.早期现代新儒家的心学情结

与梁漱溟一样,以熊十力、贺麟为代表的早期现代新儒家也是以传扬陆王心学为主,表现出浓郁的心学情结。熊十力建构了一个内容和形式相统一的哲学体系,包括体用不二的本体论、翕辟成变的宇宙论、心境不二的量论、性习不二的人生论等。熊十力在本体的层面上虽然使用了心、性、天这些不同的概念,但又指出了其间的统一之处。《新唯识论.明宗》云:“以其主乎身,曰心;以其为吾人所以生之理,曰性;以其为万有之大原,曰天。故‘尽心则知性知天’,以三名所表,实是一事,但取义不一而名有三耳。”(熊十力,第 252 页)熊十力承接

陆王心学的主流观点,更加强调心的地位和作用,把性和天统一于心,如云:“唯吾人的本心,才是吾身与天地万物所同具的本体。”(同上书,第 251 页)贺麟对心进行了解析,推出了一个“逻辑意义的心”,认为它是一种超验的理想的原则,所有的物、意义、条理、价值等都统一于心,这是在新的历史情境中对陆王心学的复归。后来以牟宗三、唐君毅、徐复观为代表港台新儒家也都承袭了这一基本理路。

2.心学情结的外缘因素

外缘因素即时代情境,是伴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而产生的塑造现代性的需求。中国的现代化根芽可以追溯到明清之际。随着新生产方式萌芽的出现,在古老的中华大地上出现了波澜壮阔的早期启蒙思潮,以李贽、黄宗羲、方以智等为代表的思想家以他们初步的批判意识、个性意识、民主意识、科学意识,铺垫了中国自身的现代性元素。由于政权的更迭,使得这一启蒙思潮中途夭折。1840 年之后,随着西方列强的入侵,中国被迫走上了现代化之路,其中的千曲百折自不待言。尽管是被迫的,但从整个人类发展的途程来看,又是不得不然的,否则将会失去立足世界的资格。随着步履蹒跚的现代化历程的展开,中国开始了经济、社会、文化等多方面的艰难转型。所有这些转型的根基在于人的转型,人的转型亦即现代性的生成,为此,从戊戌维新到五四新文化运动,一批思想先驱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他们批判奴性,挺立个性,张扬自由,尽管有偏激之处,但顺应和引领了时代的潮流。早期现代新儒家学者尽管属于文化保守主义阵营,但他们不排斥西学,真诚地拥护科学与民主,以“掘井及泉”的理论方式,挖掘具有本土特色的现代性元素,参与到中国人现代性生成的过程之中,选择了包含多种发展可能的陆王心学作为理论支撑,表现出他们对现代性的认肯。

3.心学情结的内缘因素

内缘因素即心学自身,内含于陆王心学深层的个性自由意识的伸展。传统心学发源于孟子,到陆王而蔚为大观。心学中所隐含的对个性、自由的追求是多数早期现代新儒家学者所心仪的,所以他们主动选择传承心学是情理中事。关于心学的历史价值和所内涵的现代性元素,现代学人多有论述。梁漱溟说:“其后继承孟子精神的,是王阳明;就说‘只好恶便尽了是非’,他们径直以人生行为的准则,交托给人们的情感要求,真大胆之极!我说他‘完全信赖人类自己’,就在此。这在古代中国,除了儒家,没有谁敢公然言这样主张。” (《梁漱溟全集》第6 卷,第 409-410 页) 梁漱溟在这里是在谈儒家的理性主义,认为其发端于孔子,孟子、王阳明皆继承了孔子的理性主义并发扬光大,强调了人对自身的信心。熊十力在《读经示要》中说:“宋学传至阳明,乃别开生面。” (《熊十力全集》第 3 卷,第 831 页) “阳明先生发明良知,令人反己,自发其内在无尽宝藏,与固有无穷力用,廓然坚穷横遍,纵横自在。” (同上书,第 833 页) “宋学至阳明,确为极大进步……明世如无阳明学,则吾人之理性,犹不得解放”。 (同上书,第 845 页) 《十力语要》中说:“儒者之学,唯阳明善继孔、孟。阳明以天也、命也、性也、心也、理也、知也、(良知之知,非知识之知)物也打成一片,此宜深究。” (《熊十力全集》第 4 卷,第 296 页) 熊十力在《略论新论要旨》中说:“逮有阳明先生兴,始揭出良知。令人发掘其内在宝藏,一直扩充去。自本自根,自信自肯,自发自辟,大洒脱,大自由,可谓理性大解放时期。” (《熊十力全集》第 8 卷,第 357 页)熊十力在这里着重肯定了阳明学的历史价值,并揭示了其“大洒脱”、“大自由”等内在特征。嵇文甫在《晚明思想史论》中说:“我们分析阳明的学说,处处是打破道学的陈旧格调,处处表现一种活动自由的精神,对于当时思想界实尽了很大的解放作用。” (张立文,《王阳明全集.知行录》,第 53-54 页) 这也是对阳明学历史价值的肯定,认为其充满活动自由精神,在当时起到了打破陈规、解放思想的作用。贺麟说:“陆、王注重自我意识,于个人自觉、民族自觉的新时代,较为契合。” (《贺麟选集》,第 340 页) 认为孙中山是“本陆、王之学,发为事功者”的代表人物。 (同上书,第 341 页) 这是对阳明学现代价值的肯定,认为其与时代精神相一致,具有较为强大的现实生命力。杜维明在《阳明心学的时代涵义》中指出:“阳明心学为现代知识分子——一群关切政治,参与社会,究心文化,而且学有所栖,业有所专的职业人士,提供了丰富的自我认识及社会功能的精神资源。来自学术、媒体、政府及各种民间社团的现代知识分子,可以在阳明心学中获得安身立命的人生价值和服务社会、造福人群的实践哲学。因此,我们必须一反‘抛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托钵效贫儿’的丧心病狂,重新体知阳明心学的现代涵义。”(张立文,《王阳明全集.知行录》,第 84 页) 张锡勤站在历史唯物论的立场,对陆王心学持批判态度,但也涉及到陆王心学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问题,认为陆王学的“自作主宰”“自信自立” “知行合一”等符合时代精神,所以受到了近代思想家的重视,产生了重要影响。 (张锡勤等,《陆王心学初探》,第 125 页)

?

2018年10月22日 09:28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